Naru-Taru


好在,虽然在灰色的阴霾中,她知道自己已经在扮演一些更重要的角色,但是在这里,在灯光喧闹的演播室里,她依旧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群众演员,是台下充当「群众演员」鼓鼓掌充充人数的一份子,也没什么人注意她。

她选择了逃避。

她张望一下,见周围没人注意自己,偷偷从后门溜出了大教室,出来透口气吧。

迎面,一个留着小平头,高高大大,却有些羞涩的大男生却也在教室门口张望。

「找我?什么事?」




「我听了一种传言……」

「什么传言?」

「说国家队也在搞平衡,下次奥运会,只会给河西一个名额……」

「你什么意思?」

「如果纱纱去跳,我就不能去了。如果我去,纱纱就不能去了。」

「这怎么可能?」

「怎么不可能…各个省搞平衡搞关系的事,很多传言的。我和纱纱都窜的太快了,有点破坏平衡了。纱纱是不是会觉得,我现在成了她的竞争对手?还是说她觉得以她现在的声望,自己稳进国家队了,要和我分开层次?」

周衿无奈的苦笑了,沉默了一会,忽然转过头,对江子晏说:「也许是的。」

「师姐,你也这么说?」

周衿看着他迷茫的双眼,忽然点点头,用一种少有的诚挚而不是调侃的语气说着:「我接下来说的话,其实我也没什么资格说,不过希望你能听进去。我年轻时候,训练成绩没有你们这么好。我其实没有本事接近你们这样的圈子。体育圈的黑暗的确很多,平衡啊,政治啊,也很多……但是体育圈还有一个特点……就是比起其他领域来,相对公平。」

「公平?」

「纱纱现在出名了,但是她的训练水准,并不会因为她的出名而飞跃。你现在听说很多政治平衡,也有可能的。但是如果你真能跳到国际水准,谁也没有本事刷下去你。这就是跳台的本质,也是运动员真正与其他行业不同的地方。只要你能完成动作,完成动作,再完成动作,再多的风浪,也能熬过去,如果你最终不能完成动作,那么无论媒体怎么捧你们,都是假的,都是陷阱,都是在利用你们而已。体育的魅力就在这里,成绩,太难做假了。」

「反过来,如果你确实无法跳到那个水准……哎…又有几个人能真的跳到那个水准呢,那么体育圈就和其他行业一样,会一下子变得黑暗和现实起来。那么你也只能适应。你们不是要参加晴空娱乐的什么真人秀节目么,那是一条明星路,却是完完全全的另一条路,其实和体育不一样的。」

江子晏愣愣的看着周衿,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师姐,是个自己看不懂的人。

「好了,我该走了。」周衿说。

「师姐……你不参加拍摄了么?」

「…我晚上还有别的事。」